13 June 2011

星期一快乐之前

今早去了neway 唱k,是在收拾著家里當兒跑去唱的。
兩個小時而已,我吃了很多東西,也唱了好幾首歌。
在我唱空白格之前,我說,讓我來催淚一下。
結果唱到一半,他說做麼這樣子難過的,我說不要唱了,我也不能接受,太難過了啦,眼淚都飆出來​​了。
cut掉之後,我唱了蘇打綠的他夏了夏天。

×××××××××××××××××××××

昨天早上十一點多才起身,懶得很。
中午十二點開始拿著電鑽,往牆上拼了老命似的鑽了好幾個洞。
全身被牆灰弄到白白的,一身的汗好比前天我跑了三十分鐘,
所以我想,大概已經消耗超過兩百卡路里。
暫時把一切安頓和清理之後,發現自己好像背部有點扭到了,
應該是搬衣櫃和書櫥的時候弄到的。
但是老命不拼也就沒有意思。
衝著去mv gym,我跑了四十分鐘,才5.3km

×××××××××××××××××××××

昨晚我寫了一封信。
我說是辭職信,後來又說是升職加薪的信。
回家途中,他說,他看了。
我說你不要說,你什麼都別回應。
他說,是他自私。
是的,我也是的。

×××××××××××××××××××××

媽媽回來了,從檳城回來。
因此除了去唱k,和去gym,我都在忙著做一些家務和打掃。
當然她回來,立刻顯靈,我的頭真的在痛了。

一到家不到十分鐘,她已經開始在重複做著今天我做的家務和打掃。
我衝了涼,打算在客廳坐下來看報紙,
她正拿著一塊濕布走著去電視機,她說她無法忍受灰塵。
我立刻阻止她說:“我什麼都抹了,除了你的臉還沒抹之外。”
來日方長,媽媽天天在家,要天天油漆都可以,
何必一回到家就好像很忙這樣子,媽媽是天生的外勞工人命啊,

我是幸福的,是不是這樣說呢?

我買了一盆植物在客廳,媽媽說她不要植物。
我把那個鋪在地上做運動的matt,放在雜物房,
要媽媽在家做體操的時候拿來鋪在地上才不會滑倒。
她說她不要,還是那種極度抗拒和厭惡的聲音和誇張扭曲的表情,

就這樣我也又失控了。
我說你不要就不要,反應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大~!

再來,媽媽還說那個地氈要折起來放進大個紙袋裡,
可不可以改天才做才勞碌?我剛剛沖涼好,ok!
然後他自己在動手著,我放下只看了封面的報紙,乖乖進房冷靜一下。
我故作雅緻的夜晚,就快要閉幕,頭痛閉幕收場。

(後續:早上起來,七八點媽媽已經起來做家務,洗衣機在洗著床單、
媽媽在抹窗、所有廚房抽屜被打開通風……)

×××××××××××××××××××××

星期一快樂!

4 comments:

月贝凡 said...

怎么没找我一起去K歌呀?还蛮怀念那一次我们和KP一起K歌的时光,尤其是你那首《黑暗之光》。

tamiya said...

流汗和消耗卡路里是不一样的,大师。

跑了40分钟,才5.3公里啊,嗯,加油啦,希望下个星期的KL跑会让你有所突破。

陳同學 said...

月貝凡,
你都沒有約我。。哎喲。。。
是哦,忘記唱黑暗之光~!呵呵

tamiya,
我estimate 90mins for 10km喇
跑醬快是要我老命咩。

你以為我是參加你的鐵人賽咩。。

=)

Darren said...

你们母子俩,前世捞乱骨头。就是爱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