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September 2011

我那微笑的魚


是不是因为几米红了之后,有些人就开始不喜欢他了呢?

是不是因为红了之后,画的东西就不再感动人心了呢?

是不是因为他红过其他也不差的插画家,那么有些人就不觉得几米应该万千宠爱在一身呢?

认识几米是很后来的事情,那年是修设计课程的同学借我看的一本绘本《月亮忘记了》。当时被那寂寞的文字和插画深深地打动了,我仍记得那份感动是非常单纯的,之后我到了以前光大的旧大众书局(现在已经刷新),站着看了好几本几米的绘本,最让我悸动的是《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铁》和《微笑的魚》。

看书和听音乐一样,要求好像从来没有随便过,我喜欢那种full package的创作,词好曲好,唱得烂,就是烂了。会画的人很多,比几米画得好的人,也有很多,但是几米始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他笔下的不只是画,他画的是一份感情,也许是一份寂寞,却总有些暖意暗藏在某个角落。

我喜欢有生命力的人、事、物……

当几米讲解《星空》这本绘本的时候,我突然感动得眼泪盈眶。



那个女孩选择了自己的方式和爷爷告别 / 那幅女孩坐在马路掩脸哭泣的画。

是的,我也总是选择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和做某些让人费解的事情。



曾幾何時 我也有一條會笑的魚 它叫Miemie
它走了 我還是想念著miemie..

3 comments:

dodotrain said...

或許幾米經歷過生病的階段,所以對很多事情都會有深入的體會,因此他的繪本能打動很多人的心。(雖然我不想放大生病這件事,也恕我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幾米)

Anonymous said...

我的第一本几米也是月亮忘记了。是很小的时候好朋友送的。难过的时候喜欢看几米,虽然看着看着还是哭了。

陳達偉 said...

當然大病對他的繪本思路方向有很大的影響,但也不是所有大病之後的人都有這種神奇的力量吧。呵呵。

所以還是要說天份和努力,一切都是。

××××××××××××××××××××××

曾經我說幾米為何十多年後還是寫寂寞,
可以很容易被解釋地說,世界末日前,人還是會寂寞。。

哭很好,哭過後很有力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