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October 2010

我們拿了冠軍

彩排才開始
突然收到了友人的電話

台上的音樂很大聲
我走着出去hall外面
電話那頭已經傳了哭泣的聲音
我心裡一愣說:“你爸爸?”

走到出去大廳的落地玻璃
眼淚也掉了下來
我說你洗個臉回家去吧
路上小心

深呼吸之後
我繼續回到hall裡等著彩排
彩排之後再總彩排
洗臉化妝 吃大會為我們準備的晚餐

我問他回到家了嗎
他說他看回電話記錄
看到他爸爸上個星期還打了電話給他
以後他爸爸不會再打給他了

我說你要在你媽媽面前 強着自己

我們得了冠軍
最大功勞是炎章的曲 佑志的演繹
還有星雲法師的詞
和音的功勞有限
但我還是很開心
在台下緊張得不得了

在宣布我們是冠軍的時候
在台下的我已經放聲大喊

一輪的拍照 拍照 拍照
我們就離開會場

他們現在駕車回檳城了
四個小時的夜路
我叫他們小心駕駛

在回家的路上
我發了一通簡訊給他說
我要回到家了 終於可以跟你一起哭了
他回复我說:“你想起你婆婆了?”
我說:“你爸爸的離開,也讓我很難過。”



人,始終要堅強。裝的也好,就是要堅強下去,這才騙得了生命。

4 comments:

AliVe said...

很极端的一篇。
我该恭喜你还是...?

无论如何,一切会过去的。

座头鲸 said...

不久前也是这样,我在另一端陪朋友哭了一场。想突来的阵雨,没有预告。

陳同學/wd said...

alive,
對,我必須很專業地把心情掛起來。
等我回到家再把悲傷像被單那樣蓋上來。

陳同學/wd said...

座頭鯨,一切塵埃落定,連悲傷都顯得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