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ugust 2011

別人的

我在想詩人不再寫詩,那麼詩人還算不算是詩人呢?

這是什麼一個問題,總是在今天不斷出現在腦裡。

沒有想要解答,也沒有任何解說是必須的,我也不是一定要想出個什麼來,菩提樹不是我們凡人去坐下來就能悟出道理。

很久沒有這樣不設定要寫什麼就寫什麼了。

電話費又三百多了,什麼data plan over limit,結果無端端中招。總好過他的六百多,自殺好過。

投入唱歌的時候閉起眼睛就看到了你,睜開眼你就不見了,怎麼又是揮之不去的,還是我昨天說的我入戲太深了?

結婚去了,奶茶的一輩子孤單暫時粉碎了,突然想起陳昇,他不懂是不是悲傷了?他會不會在唱著歌的時候閉起眼睛看見了奶茶,像我那樣地看見了你。

美好的、不美好的、都會過去,只是不懂為什麼最近都發現徵婚啟事裡說的還真對,“好的,都是別人的。”

這跟詩人有何關係呢?不懂,只是覺得不再寫詩的詩人,還是詩人。

當青春不再青春,白髮才有他染黑的意義。

當你不再是你,而我也就不會是我了。

星期三晚上,我在房間發呆,吃了三顆水煮蛋和喝了一大杯牛奶,蛋黃都被丟掉。




3 comments:

丘沁偉 said...

奶茶終於不用一輩子孤單~
多麼令人羨慕動容

Darren said...

Wasted the egg york!!!!

嘿嘿 said...

为爱单身!